2012 春晚30年

又是一年除夕夜,又是一年春晚时。

和往年一样,春晚早早地就开始了准备和造势,高调地宣称:今年的春晚没有广告,没有假唱。

确实,他们做到了。

今年是春晚30周年,从最初的条件简陋但脍炙人口,到如今舞美奢华但味同嚼蜡。

春晚怎么了?

 

打从记事开始,就没落下任何一年的春晚。

小时候,过年可以放炮、堆雪人、看社火、给长辈拜年的同时拿到崭新崭新的压岁钱。那时候,春晚只是过年的一个并不重要的小部分。

而现在,在无法再寻回儿时那些朴素的年味儿的情况下,全家一起看春晚对于我而言,几乎已经成为证明我“过年”的唯一事件。

 

确实,春晚是有一年不如一年的趋势。

虽然随着技术的进步,硬件条件在今年春晚中似乎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,但再奢华的舞美也无法弥补文化内涵的缺失。

语言类节目的苍白无力,歌舞类节目的华而不实,年年的春晚都免不了激起骂声一片。

老人的创新能力有限,新人的作品在层层审改之后,最初的亮色也所剩无几。

再加上浮躁功利的社会大背景,想在春晚看到优秀的文艺作品真的很难。

 

春晚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制作组也确实在积极地迎合民众,努力“带着镣铐跳舞”。

我们可以看到,春晚在这30年的发展历程中,有由俗到雅,再由雅还俗的趋势。

最初的春晚是“俗”的,很朴素、很亲民。后来随着春晚的发展,渐渐地不可避免地有了政治性,于是开始“雅”。现在,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,民众的呼声更加容易被听到,春晚也开始重新“还俗”,尽管其过程可能并不尽如人意,但总是有了一个好的倾向。

从前几年开始,为了显得更加“亲民”,春晚开始“开门办春晚”,并大量地使用网络流行语。殊不知,这种行为既无法讨好春晚的“老观众”,因为他们听不懂;又无法讨好“新观众”,因为他们觉得这很雷。

今年的春晚有意识地回避了这点,真正从形式上走回最初的样子。和以往“大剧院”式的舞台不同,舞台深入观众席,也减少了席位,观众和演员能够相对更近距离的接触。

主持人的风格也更加活泼,少了很多官方性的献礼用语。

 

整体上说,从这几年的春晚来看,的确可以发现这个庞然大物正在艰难地扭转方向,相信明年的春晚会更好。

发表评论